政务公开
庹朝君:在2013年全市普通高中教育教学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12日 11:14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27500


(常德市教育局副局长  庹朝君)

各位局长、校长、同志们:

普通高中教育教学工作会是近些年我们每年都要召开的会议,也是一次重要的会议。我觉得,普通高中教育在整个教育的链条上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在人才培养的过程中,是人生成长中最为重要、最具可塑性的一个阶段。但不知道为什么,国家对普通高中既没有政策也又没有投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自己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只是在靠应试教育、靠市井百姓的舆论驱使来办普通高中学校,这让人非常无奈又深感痛心。所以,我们每年都要郑重其事的开一次普通高中教育教学工作会,一方面是体现对普通高中教育的高度重视,增强大家的信心和决心,另一方面是要总结一年来的成绩、经验,指出探讨一些问题,力争普通高中教育能在比较正确的轨道上前进和发展。根据会议安排,讲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对一年来普通高中教育教学工作做个简要回顾

过去的一年,全市普通高中教育教学工作紧紧围绕规范办学行为,提高教育教学质量这一中心,聚焦规范管理,聚焦高效课堂,聚焦科研兴教,取得了新的成绩。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两考”成绩更加喜人 

首先是高考成绩再创新高度。

一是文理总分又有提升。其中文科尤为突出,成为名符其实的全省第一。2012年我市的文科高考总分首次取得全省第一名的优异成绩,但在文科单科中英语和综合还只是第二名,今年,文科平均总分为441.56分,超出全省平均水平34.4分,继续保持全省第一,且语文、数学、英语、文科综合单科成绩均排名全省第一理科成绩继续保持全省第二理科的平均总分418.83分,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20.53分,且四个单科成绩均列全省第二。我多次说过,平均分是从整体角度评价高中教学质量最为重要的一个指标,因为这是最接近面向全体、全面的一个指标,也是相对来说最能体现基础教育的基础性和办学思想的一个指标,这个指标高了,其他指标也只会好,不会差。从这几年高考的情况看,我们狠抓平均总分的方向是对的,成绩也是可喜的。文理综合平均总分排名前几位的区县是澧县、临澧县、石门县和市直,学校排在前列的是澧县一中、临澧县一中、常德市一中、石门县一中。

二是本科上线率稳中有升。其中一本文科上线率12.05%,高出全省平均6.64,一本理科上线率23.31%,高出平均5.21;二本文科33%,高出平均14.05,理科52.06%,高出平均8.08。综合排名靠前的学校是澧县一中一本上线率52.81%、二本上线率87.32%,常德市一中一本48.81%、二本86.46%,石门县一中一本44.08%、二本82.84%,桃源县一中一本43.05%、二本80.12%。这四所学校都是一本超过了40%,二本超过了80%,非常了不起。

三是全市高分段人数位列全省前列。全省600分以上的人数3102人,占全省考生总数的8.8 我市438人,占我市考生总数的13.4 到了全省600分以上考生人数的14.12%,而我们的考生比例只有9.52%其中人数较多的区县是澧县、市直、石门县、桃源县,较多的学校是澧县一中93人、石门县一中70人、桃源县一中68人,临澧县一中51人。千分之几、百分之几的学生应该算优秀学生、拔尖学生,作为省示范高中,多培养拔尖学生特别是创新人才,得英才而育之也应该是一个主要任务、一项重要指标,所以我们比较关注这个指标。另外就是北大清华人数,我们从来没有纳入统计,也未与其他市州进行比较,但应该也是一个可观的数字。北大清华今年有20多人,还有近10人上了线最后选择了香港的大学。关于北大清华的问题,我们的观点一直是非常明朗的,考上几个北大清华对一所学校、一个班级而言,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应该肯定;对家长、对学生个人而言也是一种成功,应该祝贺。但相对于成千上万的学生而言,几个、几十个学生无论考上什么学校都显得微不足道,一所学校必须能够让更多的学生考上一本、二本乃至三本。有的学校从高一就选定几个苗子,集中学校的优势兵力专攻这几个人的做法很不可取,牺牲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真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我们高度关注的是大多数的成长,因为这对社会的贡献更加大,这个成绩更加重要。所以这些年,我们从来不否认考北大清华的成绩,但也从未具体统计过、公布过哪些学校考得多,哪些学校考得少,也没有向领导报告过这个方面的具体情况。在此,我希望一些因为北大、清华考得少而很纠结的学校,一些考得多而过度渲染的学校,都要以平常心看待这个问题、对待这个问题。

其次是学考成绩保持稳定

一是总合格率保持稳定。今年共30402人参考,参考率90.42%,总合格率88.13%,与去年持平。

二是省级示范性高中学考成绩领先。我市省级示范性高中学考平均合格率为97.46%,比全省省级示范性高中高1.32个百分点,平均总分为825.86分,比全省省级示范性高中高8.53分,优秀率为28.52%,列全省第二。

是部分学校提升幅度较大。如安乡县二中今年学考合格率88.82%、桃源县三中今年学考合格率94.69%,分别比上年提高了25.88、23.77个百分点提升幅度达到5个百分点以上的单位还有西洞庭一中、津市三中、石门县瑜远中学、桃源县二中、安乡县三中,这些学校在提升学考合格率上所作出的努力是值得肯定学业水平考试这项制度在我省已经进行了五年,争论始终没有停息,确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比如考试的科目、命题的难度、合格的标准、结果的运用等等都需要调整和改进,但这项制度是一项好制度,应该坚持。在我看来,更加重视学业水平考试,是在当前情况下让普通高中教育稍稍回归基础教育是为人的未来发展打基础这一本质要求的一条有效途径。高中教育之所以称之为基础教育,就是因为他只是打基础,一个人成不成材、成不成功,高中阶段只是基础,不起决定性的作用,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伟大。这就是说,普通高中的教育教学应该更加重视让全体学生都能够达到基本的、共同的合格标准,让学业的各个方面而不仅仅是高考考的几个学科都达到基本的合格标准。现在的高中教育已经严重扭曲,高一时还能正常开课设节,到了高二就开始指向高考了,考什么才学什么,为应试而教,为应试而学,到高三就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为高考而准备,一轮、两轮、三轮……不断地重复、反复,已经完全不是教学、不是育人了,而是高度的工厂化、模块化、机械化。而学考的指向,就是在应试中提醒我们,还有多少知识、技能是学生们应该掌握的,是在提醒我们千万不能偏离高中教育的航向,所以,我们对学考统考科目和学考中的考查科目都要真正的重视和严格的要求。明年我们会重点关注学考考查科目,在研究改进考查科目的考查方式和要求上下一点功夫,争取在考查科目上有明显进展。希望有朝一日,学考成为一根指挥棒,指向教育为人的全面发展、健康成长服务这一正确方向,进而取代高考的指向应试指挥棒功能。

第三,“大面积高质量”的优质学校群体开始形成。

我一直梦想常德要有一个大面积高质量的优质学校群体出现,像长沙一样。我们过去有12所省重点高中,后来叫省示范性高中,这些示范高中基本上考虑了区域因素,还有些参差不齐,有的在当地算、但整体上不能都算是优质学校。长沙的五大名校长郡、雅礼、师大附中、长沙市一中再加上近几年出来的明德,我认为可以叫大面积高质量的优质学校。长沙的这些学校影响力大,相互竞争也很激烈,对生源的争抢也非常厉害,这种争抢已经向外扩张,全省优质生源大有向长沙集中的趋势。如果我们没有一批大面积高质量的优质学校与之抗衡,我们的优质生源立马会被他们吸走,这种态势已非常明显。所以常德一定要有一个大面积高质量的优质学校全体形成和出现。

什么是大面积高质量呢?在我看来,二本上线是一个最基本的指标,再加一本、600分人数。今年全省高校招生计划二本以上的计划只占总计划的27.93%,算28%,也就是说,每年说多少人多少人上了大学,其实在考上大学的人里面,只有28%是在二本、一本的大学就读,其余72%都是读的三本和高职。第一次划线二本上线率是32.7%,上了线还不一定录取,只有进入全体考生的前1/3才有希望。什么是大面积呢?我认为二本上线率如果能达到80%可算大面积,也就是说,你学校几百、一千多人参加高考,有80%的人能够入围,能够有资格参与竞争这28%的录取指标,再加上一本、600分以上的尖子学生,形成一个梯队,就应该算是非常优秀的学校。按照这样的标准,今年全省二本上线率突破80%的只有11所学校,长沙5所,常德有4所,另外就是株洲岳阳各有1所。我市上80%的这四所学校是澧县一中达到87.32%、常德市一中86.46%、石门县一中82.84%、桃源县一中80.12%。同志们,这就是我讲的可以称之为大面积高质量的优质学校群体。当然一本和尖子学生,特别是北大清华人数可能与长沙的学校比有点差距。另外我们还有一批很有希望的第二梯队,比如临澧县一中、鼎城区一中、芷兰实验学校等等,离80%的指标也只差一点点,一本和拔尖学生也比较突出。同时,还有一大批市级示范性高中和一般普通高中办学水平逐年提升,如石门县五中、澧县二中、西洞庭一中、鼎城区淮阳中学、安乡县五中、桃源县九中、石门县二中汉寿县龙池中学、西湖一中等等。他们已成为我市普通高中教育的中坚。

所以说我们的普通高中教育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比较大的优质群体,是有竞争力的。现在很多校长都在思考怎么把优质学校办的更优的问题。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外地也有一些好的探索,比如江苏、长沙等,但我们总感到把握不准、路子不通。去年以来,有几所学校提过一些想法和思路,总感到落不了地。从内心里,我还是希望能够从办学体质上、办学模式或者管理方式上探索点路子,来办好优质高中、办成优质高中。

第二,是常规管理更加规范

一是教学常规得到落实。

绝大多数学校都高度重视常规管理工作,努力完善教学常规检查评价办法,建立建全教学常规检查制度,通过不断改进、加强教学常规各环节的流程管理,聚精会神地抓好教学细节,重视每项工作的过程检查,使备课、作业、听课、上课、考试等常规工作逐步得到规范。

二是有偿补课得到遏制。

各地各校办学思想进一步端正,能够以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努力办好人民群众满意教育为目标,身体力行,不徘徊观望,不推卸责任,办学行为进一步规范,学生课业负担明显减轻,乱办班、乱补课的现象明显减少,成建制有偿补课得到有效遏制。据了解,今年全省共查处通报了11所学校的违规补课,我市没有一所受到通报。我局纪委自己查处了3所受到举报的学校。

三是考纪考风得到加强。

各地各校提高了对于严抓考纪考风工作的认识,采取过硬措施,狠抓了学考的考纪考风,各地考纪、考风都比较好。据通报,在今年省教育厅对学考录像回放检查中,我市没有查出明显问题,组考工作受到省教育厅的高度赞扬和肯定。特别是鼎城区汉寿县,不仅狠抓了学考的考纪考风,还对初中毕业学业考试组考采取了集中在县城内设置考点的法,按高考、学考的要求和模式组考,杜绝了集体舞弊,达到了以考促教以考促学、以考促评的目的。这种做法我认为是值得借鉴和提倡的。初中毕业学业水平考试的选拔功能虽然有,但越来越弱,最核心最主要的功能还是评价,评价的目的又在以评促管。如果不抓住评价的环节,管理就不可能有权威,如果考试的成绩没有信度,可以舞弊、可以投机取巧考出好成绩,那么评价的导向就出了问题,作用就发挥不出来,甚至还会有反作用。这几年的中考总体上考纪考风是好的,但由于分散组考,不排除少数学校有放松要求、投机取巧的行为,也表现出一些苗头,我们也听到过反映,也查实过一些情况,确实到了应该整顿和重视的时候了,鼎城区和汉寿县的做法是值得借鉴的。明年如果确实不具备集中组考条件的地方,也要合并有些小的考点,大交换监考,坚决杜绝任何大面积、集体舞弊的可能。

第三,是课程改革更加深入

一是课改观念正在改变。

我经常想,常德高中教育这几年的跨越发展,靠的是什么?论教育投入,我们没有什么改变有些高中学校非常艰难,论师资水平,我们也不高人一等,仔细思考,只有一点,就是我们教育管理者、校长和广大教师在课改中教育观念发生了改变,“以学生发展为本”的课改理念正逐步内化为教师的教育价值观,并且在具体的教学行为中得到体现,教师逐步从过去的“填鸭式”、“满堂灌”的教学方法中走出来,转变成学生学习的组织者、指导者和促进者;教师关注的不只是学生知识的掌握情况,同时注意学生个性是否得到了彰显,能力是否得到了提高,新课程倡导的三维目标是否得以贯彻落实。我也多次讲过,现在高考虽然形式没有大的改变,但课改后,命题的能力取向是非常明显的,有的学生说,把一本书全背下来,也考不到高分。我想,应该是我们的校长、教师,包括学生的观念在课改后跟上了这种变化,这可能是我们高考取得好成绩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课程设置逐步规范。

大部分高中学校都能够按照课程方案和各学科课程标准实施新课程,开好必修课,积极创造条件开设选修课程。在此基础上,不少学校还结合自身实际,积极开发校本课程,突出地方和学校特色,满足学生多样化的学习需求。通用技术课程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逐步得到重视。大多数学校都按要求开设了通用技术课程,部分学校建起了通用技术专用教室。研究性学习已经在各高中学校普遍开展起来,社会实践和社区服务不少学校也已经逐步开展。

三是课堂效益得到提高。

通过“高效课堂”、“快乐课堂”的建设,我市高中学校的课堂教学效率和教学质量明显得到提高。大部分高中学校都在努力创设民主、平等、和谐的课堂环境鼓励合作学习,促进学生之间的相互交流、共同发展,促进师生教学相长,调动学生的参与意识和学习的积极性。各县市区和学校也积极探索形式多样的高效课堂教学模式,如澧县一中、石门县一中的高效课堂、芷兰实验学校的生命课堂等教学模式都取得了初步成效,在一定区域内起到了示范引领作用。

第四,是学校特色开始显现

一是文化建设的特色开始显现。

近四年来,我市以文化建设为抓手,不断丰富学校内涵,提升学校品质,学校面貌发生了较大变化,特别是通过集中推进“四个校园”一起创的文化建设工程,一批高中学校已成为学校文化建设的示范和品牌。如澧县一中以人文情感为纽带,以学校文化的力量感染人、带动人,形成了“文化立校,德行立人”的文化传统。常德市一中的社团文化特色鲜明,社团活动课程化,社团成为了课堂的延伸,学校的观星会成为全省知名品牌社团,社团活动会员招募已向校外辐射。这些学校为我们提供了成功的范例,提供了比较宝贵的经验。可以说全市文化立校、文化育人的共识已经形成,“一校一品牌、校校有特色”的文化品牌更加鲜明。

二是科技创新的特色开始显现。

芷兰实验学校、常德市一中高水平、高规格分别成功承办了省、市级机器人大赛和全市第11届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在第34届湖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我市荣获一等奖6个,二等奖 13个,三等奖16个。第十三届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上,芷兰实验学校荣获全国“优秀学校”称号常德市七中在第十一届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活动中取得初中组全国一等奖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还有很多学校都是以科技创新为特点,取得了很多成果。

三艺体特色有所发展。

在全国第四届中学生艺术展演中我市获得了1个一等奖、2个二等奖,汉寿县教育局被评为优秀组织单位。芷兰学校、汉寿县二中、临澧一中、澧县一中、津市三中等12个单位被评为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冬季长跑活动优秀学校。在2013年的全省“三独”比赛中,获9个一等奖、11个二等奖、11个三等奖。

总之,以上成绩的取得,是全市教育系统大力加强教育创新,大力推进课堂教学改革取得的丰硕成果,是各教研机构、每所高中学校认真、务实抓教研、抓教学、抓质量的汗水结晶。全市普通高中教育取得优异成绩充分说明,我教育发展的思路是正确的,领导是有力的,措施是有效的。特别是最近几年,确定的“一手抓学校文化建设、一手抓教育质量提升”的工作思路和工作重点,是一个科学的发展观。文化建设表明的是素质教育的办学方向,质量提升体现的是育人为本的办学目标,两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是我们能够取得这些成绩的根本原因,也是必须继续坚持的路线方针。

个问题,高中教育值得注意和思考的几个问题

高中教育如何发展,确有很多问题值得研究、值得思考。比如高中教育的多样化发展、特色高中建设问题,比如评价制度改革包括义务教育学校的评价制度改革问题等等,都应引起大家的注意和思考。由于时间关系,也由于水平有限,这些不讲了,我今天只就三个比较具体的问题谈谈看法。

第一、减负的问题

学生负担过重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一个不说不行,说了也不见得行的问题。为什么不说不行,因为今年是教育部确定的中小学“减负年”。今年3月教育部就下发专门文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以“宣传典型经验、规范办学行为、更新教育观念、营造良好氛围”为主题的“减负万里行”活动,当然不仅仅是高中,更包括小学和初中,要求从五个方面入手进行自查、督查。一看招生入学和分班,是不是合理划定公办学校招生范围,是不是均衡编班,对民办学校招生入学秩序是不是有效监管。二看考试科目与次数,看学业水平考试和教育质量监测制度建立的情况,学校考试是不是符合课程标准要求。三看学生作息时间和作业量安排,对学生休息时间、在校学习(包括自习)时间、体育锻炼时间、在校活动内容和家庭作业等方面是否作出了科学合理安排和严格规定,是否存在布置大量机械重复作业和大量惩罚性作业的情况。四看规范教育教学活动,是否按照国家课程计划开设规定课程,是否存在随意加深课程难度、增加课时、赶超教学进度的行为;是否存在占用法定节假日、午休和自习时间组织集体补课的情况,是否存在在职教职工举办或者参与学生有偿补习活动,或组织、介绍学生参加有偿补习活动的情况。五看教育评价是不是科学。

这些规定和要求我们考虑到都是多次重申过的政策,就没有召开专门的会议进行传达,今天算是一个传达。请各个区县市教育局对义务教育学校的负担问题要进行一次专门的督查,要研究出台一些明确严格的规定,下决心首先把义务教育学校的负担减下来。高中学校主要是自查、自纠和自律,主要是执行好省教育厅有关禁补的规定,确保校内不出事,校外不曝光。这是一般政策、要求上讲,我们应该重视中小学生负担过重的问题。另外一方面,我想这种从一般意义上讲这个问题、提些要求,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我这里是希望我们局长也好,校长也好,真应该真心实意地、扪心自问式地想一想,思考一下、调查一下学生负担究竟有多严重,到底应不应该解决,可不可以解决,准不准备解决。

我认为,学生负担过重的第一表现是作息时间不科学,学习时间太长,休息、锻炼时间太短。现在学生每天早上5、6点起床,晚上11、12点睡觉,周六周日上补习班是常态,高三的学生更是不必说,起得更早,睡得更迟。我到一个学校了解,一个高中生全天可以用来支配的活动、放松的时间不到30分钟,每天都是连轴转。解不完的题,做不完的事,除了考试就是作业,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学生身心俱疲。而且这种情况不仅高中如此,有的初中、小学也如此。最近我就有意识地做过些观察和调查,我每天吃饭后都在不同街道上散步,经常六、七点钟碰到学生还在街上,一了解学校作息时间上还是规定要按时放学,但张老师讲了李老师讲,有的还个别留学,没有人去管控作息时间。这是市直学校的一些情况。我到一个乡里的初中,学生5:40起床,二节早自习,晚上四节晚自习,我问早晨起来搞了跑步没有,学生说只有初三才跑,他是初二,所以不跑。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初三升学才考体育。大家看看,连学生跑步都是应试跑步。

第二表现是作业太多、书包太重。有一句话叫“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只有到了高中特别是高三的教室,才知道什么叫书山、学海,这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令人奇怪和担忧的是,这种现象已经蔓延到了初中、小学。我问小学生、初中生,什么时候能做完作业,一般都告诉我要11点钟才能做完。再去查查学生的书包,都是几十本书,背都背不动,有的是用拖箱拖的。什么原因,我仔细做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教辅资料。学生之所以每天做不完作业,是因为有多套教辅资料,老师要求学生订了,不布置又不行,这套资料做几题,那套资料从第几页写到第几页。为什么有二三套、三四套教辅资料?根本症结又在利益。从教育局到学校,有的到教研组到班级,甚至老师个人都有利益在里面,所以就有了一堆教辅资料。这个问题太严重了。现在所有讲这个教辅资料问题都是从收费角度讲的,是一个什么乱收费、加重农民负担的问题,我说最要不得的是加重了学生的负担,严重影响学生的健康成长。

第三表现是考试频繁,排名排队。不仅高中有月考,初中小学都有月考,每次考试都有排名。

第四表现是加班加点,节假日补课。这在高中初中毕业年级是一个普遍问题。有的蔓延到了其他年级。仅仅从负担角度讲,有的是合理负担,有的也加重了学生负担。

这些加重学生负担的方方面面、种种表现,一个最核心的东西就是给学生的压力太大,扭曲了青少年学生健康成长的环境,损害了学生的身心健康,不仅没有健康成长,甚至还毁了学生。最近,《深圳晚报》上的一篇调查文章,有个中学生就说:“我的压力太大,解决压力过大方法就是自残,看着血一点一滴地流出来,感觉心情放松了很多。”这真叫人感到恐怖。有些人说,现在的孩子冷漠,不关心家人、不关心世事,这又怎么能怪孩子呢?他们哪里来的时间关心,哪里来的精力去关心呢?中小学生近视率越来越高,走进高中的教室里几乎个个都戴眼镜。高一新生军训,哪个学校不会晕倒一批?为什么会这样,不就是缺少运动、缺少休息,体质下降嘛。负担重让孩子们心理备受折磨,身体饱受煎熬,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们的健康成长,这样身心都不是很健康的孩子能挑起振兴民族的重担?现在学生出走、自杀、跳楼已不是什么新闻。有的就在我们身边。扪心自问一下,学生的负担到底应不应该减轻。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有人说,不是不想减,是实在没有办法减轻,认为现在学生负担重都是应试惹的祸,都是评价制度惹的祸。我认为这也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伪命题。在一定幅度内增加一点负担,甚至搞一点加班加点、重复练习对提高考试成绩是有些作用的,但超过了这个幅度就会适得其反,现在我们反对的就是大大超过了这个合理幅度的负担,我去年也讲过,一个人哪能没有负担,该减的是那些无益、无用的负担。我们这次校长论坛的主题就是“快乐学习、健康成长”,快乐学习不是不要负担,古人读书的境界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才有“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学习不会总是轻松的、快乐的,有时是很艰苦的,但要给学生享受到紧张学习后放松的快乐、锻炼的快乐、进步的快乐,成功的快乐,这才是我们所提倡的快乐学习、快乐教育。

最不能容忍的是初中、小学也打时间仗,搞题海战术。根本不是什么应试压力,而是我前面所说的是教辅资料、是利益的驱使。一个学生四、五套教辅资料的学校大有人在,要求买了书,不布置作业又不行,所以布置作业就是这本几题到几题、那本几页到几页,真是害死人。像这些问题,如果局长下点决心,校长动点真格,是不可能无解的。现在负担问题似乎成了一个无解的死题,没有一个文件是有效的,没有哪一次不是无功而返。我希望这一次,我们真的凭良心与责任心,下一点狠心,真的搞一点对症下药,或者来一点壮士断腕,确保有所成效。

第二、按计划招生的问题

普通高中要按计划招生,今年我们下了很大的力气来搞这个事,连文件都发了4个,在不同的时间节点针对性地下了不同的文件,有的是提醒打招呼,有的是要求讲做法,这在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有效果,可效果仍然没有达到预期。大部分学校是做到了,但仍有几所学校我行我素,不当回事。

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大致可分为三类情况。一类是超招严重的,鼎城区超727人,临澧县超325人,石门县超241人,超得多的学校鼎城区朗州高级中学275人、鼎城区一中263人、鼎城区淮阳中学250人、临澧县一中237人、石门县瑜远中学192人、临澧县四中135人、安乡县五中119人;二类是有超招但尚不严重的,分别是澧县、汉寿县、安乡县、桃源县,学校是鼎城区九中、安乡县一中、汉寿县一中、汉寿县龙池实验中学、澧县一中、澧县二中、石门县二中;三类是完全没有超招和基本上没有超招的,单位有市直、津市市,学校有常德市一中、石门县一中、津市市一中以及没有在前两类点名的各高中学校,这都是基本上没有超招的。

对这些超招的地方和学校,怎么办,市教育局早已有言在先,有文在先,原则是严格按文件处理,具体的处理意见是:第一类超计划招生最严重的7所学校,鼎城区朗州高级中学、鼎城区一中、鼎城区淮阳中学、临澧县一中、石门县瑜远中学、临澧县四中、安乡县五中给予全市通报批评,在普通高中办学水平综合评估中予降等处罚,超出计划的学生不予注册,按学校所报名册从前到后注满为止;第二类计划控制在超几十人以内的7所学校,鼎城区九中、安乡县一中、汉寿县一中、汉寿县龙池实验中学、澧县一中、澧县二中、石门县二中全市通报批评,在学校写出检讨、确保明年不超计划的前提下,学生予以注册对第三类较好地执行了招生政策,基本上和完全做到按计划招生的学校给予全市通报表扬。

对于招生计划问题,我针对有些同志的质疑,谈三点看法:

1.普职分流的政策应不应该坚持?

过去普教和职教在普职分流问题上是有些不同看法和分歧的,我很多次地思考这个问题,思考的结果是,我认为应该毫不含糊地支持普职分流,所以现在在这个问题上普教、职教是高度一致。第一,这是国家非常明确的政策,要达到普职基本相当,我理解,最起码应该达到6:4才叫基本相当,既然是国家政策,我们就没有理由不去做。第二,多数地方基本达到,少数没有达到的地方情况也都比我们好。我原来是不相信能够做到的,但这些年经过了解,其他地方确又真的做到了。我想既然别的地方能做到,那么我们也是可以做到的。第三,这样做对普通高中整体上有好处,虽有些影响,但没有大的伤害。影响就是生源少了,一些规模小、条件差的学校就存在不下去了,撤并一所高中学校还确实有些困难和问题。好处就是能够促进普通高中布局调整,改善普高生源质量,有利于把普通高中办得更像普通高中,至少学考全科合格率的压力可以减轻。所以我个人对普职分流是支持的,普职分流的政策应该继续坚持。

2.招生计划要不要执行,能不能执行。

市教育局下达的招生计划是走了程序、讲了客观的。程序是学校报到县里,县里研究后报市里,市里审核后发文确认。市里的审核只核县里的总比例,只要县里的总比例没有超过去年的比例或者已达到基本相当的要求,就认可了,总比例超过的退回县里,县里自行调整,调整好后在上报。这个计划我们认为是客观的、可行的,大多数学校也执行得很好。现在反映最大的可能是几所民办学校,有3所民办学校在列,说得最多的理由就是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的自主招生权的问题。我只想提两个问题来回答或解释。一个问题是,湖南涉外经济学院是民办本科院校,招生计划是教育部下达的,常德的高尔夫职院和同德职院是民办专科院校,招生计划是省教育厅下达的,请问他们能不能不执行教育部、省教育厅的招生计划,可不可以超招1个学生,超招后能不能备案?答案肯定是不行。既然教育部下达的本科招生计划要执行,省教育厅下达的专科招生计划要执行,那为什么市教育局下达的高中招生计划就可以不执行呢?第二个问题:教育法也好,民办教育促进法也好,最根本的政策就是公办、民办教育一视同仁。不知在多少场合,民办学校要求与公办学校一视同仁,领导讲过要一视同仁,那么,所有公办学校都要执行的招生计划,对民办学校就不应该一视同仁?答案也是肯定的。我想,无论公办、民办都要按计划招生,这个要求不过分。当然,在制定招生计划时,在一视同仁的前提下,对条件比较好、质量比较高、办学比较规范的民办学校要优先考虑,可以适当倾斜。但计划一旦下达,就要执行,不能我行我素,更不能这边公办学校“挤”出来,那边民办学校“吃”进去,那就违背了普职分流的初衷。

至于公办学校能不能执行招生计划,我看主要还是一个态度问题。比如今年,我市直招生就完全做到了“四限”,叫计划限比例,学校限规模,班额限人数,录取限分数。普通高中招生严格按计划招生,只少不超。今年平均班额只有53人,择校生比例严格控制在招生计划总数的10%,一个也不突破;等级和分数的下浮幅度严格控制在10%以内,常德市一中的下浮幅度就是10分,在10分范围外的一个都不录取澧县一中今年完全实行阳光招生,一律按志愿从高分到低分录取,也做得很好,天没有塌下来。桃源县今年对高中招生工作非常重视,动了真格,县九中的校长就因为超计划招生被撤换。这些单位和学校能够执行政策、顶住压力、维护秩序,为什么其他的就顶不住、做不到?说到底还是一个态度问题。

3.对超招严重的这7所学校的超招学生不予注册对不对,做不做得到。对不对,我一直是有顾虑的,但别的市州早已这么做了,省里也持支持态度,所以不能说一定是对的,也不能说就一定不对。在前面讲的两个前提:普职分流的政策和按计划招生的要求成立的情况下,这样做基本上是对的。怎么办,第一,肯定不会注册,而且注册已经结束,实际上已没办法再注册。对这7所学校,几号到几号的学生注了册,哪些没有注册,我们已通知到县里,县里要公示到学校,也可以公示到学生本人。要么转到职业学校就读,要么没有学籍。另一种可能的办法就是先追究责任,如果相关县市区对今年违规的这些责任人的责任该追究的都追究了,该处理的都处理了,通过一年的整顿,明年严格按计划招生都做到了,没有问题了,我们一起去省里作检查,争取做特殊问题解决。至于通不通得过、做不做得到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到时行不通,那这些学生还是不能发高中毕业证,只能以社会青年来报名参加高考,这一点也必须先向大家说清楚,也还要向学生和家长说清楚。总之一条,各县市区超计划招生的问题不论公办、民办,都只能由县里解决,局长是第一责任人,这次会议后,涉及到的教育局可能要把这个问题当作一件大事,认真研究一次,该追究责任的要追究责任,该整顿的要整顿,该告知的要告知,不能就此不了了之,也不能出现稳定问题。

第三、大班额问题。

大班额问题前几年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有所缓解。特别是合格学校验收之初,抓起始年级的班额控制,是见到了成效的,比如原来班额最难控制的武陵区北正街小学、育英小学,连续几年都控制在了50人以内,最多51、52人,各个县的城关一小也基本上消除了70、80人的大班额。但最近两年又有严重的反弹,60多、70多的超大班额又出现了。小学、初中、高中皆如此,甚至小学的情况更严重一些,这是非常不应该的。控制班额确实比较难,一是难在学校建设没有跟上城市发展步伐,学位总量不足;二是难在学校质量不均衡,学生择校严重,好的学校爆满。但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认识没有跟上,没有持之以恒。大班额问题是一个什么问题呢?在我看来,首先是一个权利保护问题。因为超过了法定的班额45、50、55,侵害的是学生的权利,侵害的是教师的权利。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超过一定的班额,教师就不可能兼顾得到,就不可能关注到全体学生,这样,对学生是非常不公平的,同时,这也损害了教师的权益。其次是一个讲不讲科学、讲不讲规律的问题。一个班50、60人,60、70人,教师怎么能关注每一个学生,怎么可能搞讨论式教学,只能是填鸭式。我一直在思考,课堂教学改革为什么推行难,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班额太大。如果像国外一样只有20、30人,自然会是讨论式,自然有自主、合作、探究,也自然会关注到每一个人并培养他们的各种能力。所以,我认为提高教学质量、办好基础教育的有效途径之一就是要把班额坚决的限下来,特别是超过65人的超大班额绝不能再让其存在。

同志们,教育是良心、耐心、爱心的事业,需要的是我们的循序渐进、持之以恒。总结成功的经验固然重要,但明确差距、找准不足、不断完善才能确保我们有更远、更好的发展,才能为我们孩子的成长撑起一片蔚蓝的天空